美体招商

清理你的内在空间

清理你的内在空间


  人都有一种累积的天性,累积金钱、累积食物、累积人脉、累积精神力量等等,这是可以理解的,不管是从我们作为个体出生时两手空空来看,还是从整个人类的进程本身就是从无到有的事实来讲,“建设”都是非常重要的途径,没有建设,世界将是一片荒原。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人类(或者说一个人)最好的状态并不是拥有足够的量,而是拥有平衡,拥有“建设”和“清理”的平衡。无论在肉体还是在精神上,过饱或者过饿都是有害的。

 

  最近几年,从日本流行起来一种称为“断舍离”的生活方式,它偏向于清理人的外部空间,从房间的整理到减少手机的使用等。对外部的整理是必需的,因为环境对人有着太重大的影响,一个从杂物堆积的房间里成长起来的人和一个从干净而有条理的房间里成长起来的人,一眼就可以辨别。

 

  但是,相对于对外部空间的整理而言,对内在空间、对自己身心的清理,对于现代人而言,更是迫在眉睫。

 

  我周围的朋友很多都陷入了一种恶性循环:每天面对无数的工作、无数的人,身心疲惫地回家后,看看电视,浏览浏览网页,困乏地睡去,第二天,拖着依然无力的身体继续新一轮的劳累。“累”和“疲”成了他们生活的全部状态。

 

  还有一些创业的朋友,对自己的要求特别高,每个小时都安排得满满当当,想要借着年轻,凭借一股好学的劲头,把所有能接触的优秀的东西学到手,可某一天,忽然就怀疑学这些东西的意义在哪里。

 

  前者是被迫的“满”,因为工作的要求,而后者是自愿的“满”,

 

  因为个人成长,共同点都是“满”,都是“建设”,而不给自己留一点儿“空白”,不曾意识到人是需要“残缺”的,甚至就是那点儿“不满”会持续性地成就你。

 

  清理自己的内在空间,第一步就是每天都要留有一小部分时间和自己待在一起。不管你是在夫妻关系还是亲子关系中,一定要在心里抛开所有的关系,和自己安静地待一会儿。可以回顾这一天的生活,也可以对人生的课题做一些思量,或者记日地待一会儿。可以回顾这一天的生活,也可以对人生的课题做一些思量,或者记日记。

 

  我认识一位非常成功的女商人,她无数次说过“写日记是一件救命的事”,就算再忙再累,都一定要拿起笔,在随身携带的本子上,写些东西。有一次,她去国外旅行,马上快要写完的一本日记本丢在了旅馆里,找不到了。大家都想着该怎么去安慰她,她却爽朗地说:“它在每个写完的当下,就已经完成了它的使命,我不是为了记录,只是为了让心安静一小会儿。”

 

  还有一个朋友,她会每天给自己二十分钟左右的跳舞的时间,她说只要把曲子放上五分钟,跳一下,就会把身心中很多乱糟糟的东西清理掉了。

 

  而我,没有写日记的习惯,每天和自己待着的方式就是写作,对此,我有非常强烈的感受。如果某一天,我读了很多书,看了很多电影,或者见了很多人,和别人说了很多话,那么这一天,坐在书桌前的时候,我对书写就是非常饥渴的,就是充满感激的,谢谢它让我喘口气,谢谢它让我看到了自己。

 

  这种清理,不用刻意,哪怕你只是在每天去菜场的路上,一个人,就是走路,朝着菜场而去,都可以得到某种程度的“净”。

 

  人是需要自我剥夺的,在这种“隔绝”中,自己本身的能量才有滋养你的可能。

 

  清理内在空间,还有一个层面就是在第一步的基础之上,进而达到破除对人、事的“执迷”。破除“执迷”绝对不是一个虚无的概念,而是和日常生活紧密相连。

 

  当你的身心不是满的,而是有一片未被使用的空间时,很多事情在你面前,都能变得具有伸缩性,是有尺度、有宽度的,而不只是一个点,因为你知道自己还有能力和心力去接受某些变化,你有空间可以接纳模糊不清的边界。

 

  有些人考学失败,一辈子都会生活在这个阴影之下,即便现在的生活再好,也相信如果考上了,一定不会是现在这副模样,这种对“失败”的执迷其实塞满了一个人所有的空间,它辐射到了生活的方方面面,以致失去对人生可能性的探索,一生都是灰扑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