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妆招商

從「世界系」想想新時代的自我政治檢查

  前幾天去首爾開一個關於東亞文化研究的會,會中一位早稻田大學的教授宣讀的論文是關於新海誠的動漫分析,主題在於「世界系(セカイ系)」。日本的動漫非常能反映年輕世代的世界觀。我聽完有感而發,藉題發揮,對我近年來不瞭解的事,發些議論。

  什麼是動漫中的「世界系」,完整的說明就請專家,我只講我會講的部分。我們活在一個自我所存在的小世界,其外部則是另一個大世界,也是「異世界」。前者是善且封閉的小世界,後者則是惡且會毀滅的大世界。二個世界間當然有許多中間的領域,可以泛稱為社會。在世界系的動漫中,學校、職場等社會只是背景,在故事中是不重要的。主角們努力經營的是自我小世界中的人際關係。這層人際關係是生命的意義。如新海誠動漫「你的名字」中的瀧與三葉,他們先有了「運命の出会い」(註定的相遇),然後有了「奇跡の再開」(奇蹟的重逢),於是故事就是男女主角如何維繫這個人際關係的「絆」。而且這個人際關係是純淨的(pure),不包含財富、權力與性的交換。

  「世界系」也是「御宅」文化的一部分。御宅在他們所置身的極小世界中維繫純淨的人際關係。能被稱之為御宅的人是少數的,但御宅文化卻具有時代性,即使不是御宅的大多數年輕世代的人也都希望在他們所存在的小世界中得到認同與身分的一體感。

  人間愈來愈複雜,通過網絡世界而可達到的境界愈來愈無遠弗屆,我們卻更孤獨。過去我們可以只活在自我所屬於的小共同體中,如家族、鄉里、幫派等,這也是一個由「緣」所構成的小世界。小共同體如何隸屬於大共同體不是共同體成員的責任,是由政治安排且是首長的事。新時代卻是藉著各種類型的網絡而將各個人群團體串連,個人藉由網網相連而可以獨自面對世界。然而我們不可能像分子、原子般的物理的存在,我們需要社會、文化的意義,所以我們要在這個浩瀚無邊的網絡中建構自己所處的有限的社會關係的境界。我們不能孤獨的活著,失去社會關係的連結而孤獨活著是一件太可怕的事了。與此同時,外在世界又不是我們能掌控的,從社區、學校、職場、本國到外國,現代人想在這些領域中既要取得認同又被異化,感覺自己只是外在不明力量與組織的工具。

  「世界系」反映了新世代人在面對這個新世界的一種主張,也是一種世界觀。簡單說,就是「二個世界」觀,也就是將複雜的世界網絡簡化為二個世界。一個是此世,一個是彼世。一個是自我可以安身立命的小世界,另一個是具威脅性且可能毀滅的大世界。我們必須在自我的小世界中維持人際關係,如一對戀人間的純愛。「世界系」動漫所構築的感人「物語」就是這類純愛的故事。大世界也是個「異世界」。這個「異世界」是自然的運轉,其力量不受我們的控制,更經常威脅小世界。最典型的是「你的名字」中那顆來自於「異世界」的殞石毀滅了女主角三葉所居住的系守町。在這套「世界系」的世界觀中,自我的世界與異世界是沒有媒介的。因為生命的意義只在於經營自我小世界的人際關係,而不是透過社會作為媒介去改變大世界。

  在這個網絡的世界,人們一方面活在無邊無際、無遠弗屆的網絡世界中,另一方面卻在網絡中建構了自我小世界,同時也定義了「異世界」。人們應努力經營自我小世界內的人際關係,保有其一體性,也隨時警覺並抗拒「異世界」的不斷入侵。

  「世界系」中的「二個世界」是個假像,並非實態。「世界系」動漫只能是美麗的「物語」。現代人的日常生活中實際上是花了最多的時間在「社會」中,即自我小世界與外在大世界的中間生活領域,如學校、職場等。現代社會特色是這些非傳統的地緣、血緣所建構的社會團體的普遍存在,而現代人經營人際關係的主要領域其實是「社會」。我們可以說這是一個「無緣」的社會網絡,人際關係的建立要靠人為的建構,其一是在網絡中交換符號。人們通過共同的符號以取得身分的一體性與認同。這些符號交換其實不是個人為了要加入「社會」,只是要從「社會」取得認同。

  講具體的事例吧。這幾年來,一旦有受注目的政治事件發生,Facebook上就掀起了換頭貼的風潮。政治立場的是非對錯不是我要討論的,我有興趣的是,這些政治事件都是hard issue而非easy issue,豈有可能一夕之間就可以作出判斷而決定立場。當然,用網路用語,則是帶風向與跟風向。絕大多數的人迫不急待使用特定頭貼只是為了要在自我所屬的網路小世界中表現認同與一體感,藉由此政治事件持續交換作為認同的符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