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倍报价,高速公路拖车费太高了

人气推荐

2倍报价,高速公路拖车费太高了

  2倍报价,高速公路拖车费太高了

  ■本报记者 王海燕

  在普通道路上,车辆抛锚可供选择的拖车服务商有很多,可是到了高速公路上,选择的范围就小了。

  2019年,上海市交通委交通指挥中心总计接报高速公路交通事件29742起,排名第一的事件为抛锚,占85.3%。车辆抛锚无疑成为高速公路交通高频事件,随之而来的高价拖车服务又让车主叫苦不迭。  

  “单一的救援渠道极易导致垄断性的拖车服务出现,甚至引发高危操作。”市人大代表朱柯丁建议减免高速公路清障施救牵引服务费。

  高速公路拖车报价普遍偏高

  2018年12月,央视曝光湖南衡阳贺氏吊装强迫收取20万元天价施救费事件。这一事件引起朱柯丁的注意,并做了相关调查。

  在普通道路上,车辆抛锚可供选择的拖车服务商有很多,民营拖车服务还可以适当议价。以40公里为例,一般报价为300元;车险赠送的救援服务100公里以内均免费。大多数车主会选择车险赠送的免费救援服务。

  “而高速公路属于交管部门管控的封闭道路,普通拖车公司不被许可进入实施救援。”朱柯丁说。高速公路上一旦发生事故,车主会拨打应急救援电话12122,客服会征求车主意见,决定是否需要拖车服务,若提出拖车需求,客服人员则通知指定服务商前往现场,将故障车辆拖至最近的出口。

  这样的收费就高出很多。通常的收费标准是,5公里以内小型车每辆每次300元,大型车每辆每次700元,特大型车每辆每次800元。超基本公里拖车费是小型车10元/公里,大型车20元/公里,特大型车30元/公里。朱柯丁发现,对比普通道路上40公里拖车服务,高速路段报价650元,超过普通路面民营公司报价的2倍。

  数据显示,2019年上海具有合法资质的拖车公司共86家,总营收约4亿元,其中包括普通路面及高速路面拖车的总费用。截至2019年底,上海市高速公路总里程为657.4公里,占上海公路总里程13044.6公里的5.03%。

  据此,朱柯丁算了一笔账:假设各路段故障发生率均等的情况下,高速公路车辆故障发生的拖车费用约为2000万元,若仅计算高速路面至出口路段费用,则远低于2000万元。2019年高速公路收支盈余13.2亿元,收费公路共减免车辆通行费12.2亿元,若减免高速公路清障救援费用,对整体营收影响不大,但在保障道路安全及提升排堵率方面会有明显贡献。

  清障非盈利渠道

  “清障是高速公路经营管理者的职责,并非盈利获取渠道。”朱柯丁说。

  我国《收费公路管理条例》第二十六条规定:“收费公路经营管理者应当按照国家规定的标准和规范,对收费公路及沿线设施进行日常检查、维护,保证收费公路处于良好的技术状态,为通行车辆及人员提供优质服务。”

  “可见,高速公路经营管理者应当履行保障路面完好、安全、畅通的义务。”朱柯丁认为,故障车辆某种意义上也属于路面障碍,应由该路段经营管理者承担拖车义务,将其拖离主干线恢复道路通畅。

  今年10月1日起实施的《上海市公路管理条例》规定,高速公路上的故障车、肇事车、抛撒物等障碍物的清除由市道路运输行政管理部门、区交通行政管理部门负责。进行清除障碍物作业的车辆必须安装标志灯具并喷涂明显的标志,执行清除障碍物作业任务时,必须开启标志灯具和危险报警闪光灯。除执行清除障碍物作业的车辆外,禁止其他车辆在高速公路上拖拽故障车、肇事车。

  为此,他建议尽快制定实施细则,管理部门应自行配置符合技术规范的清障施救牵引车辆,或委托符合条件的清障施救牵引服务企业,提供高速公路清障施救牵引服务。对停留在主干线上的故障车辆、事故车辆,高速公路经营管理者应及时免费拖曳、牵引至最近出口外的临时停放处,司乘人员应予以配合。

【编辑:李玉素】